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路 真理 生命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日志

 
 
关于我

耶稣基督讲过一句话:「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这个挑战至今已两千年了,没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因为他是人间的至圣者,他是上帝自己来到人间做人 -- 道成肉身。孔子求道,盼望有一天早上听到道,那当晚死了也心甘情愿。孔子求道,耶稣基督是道来找人,不是人去找道,感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是一个基督教信仰浓厚的国家  

2012-03-03 09:48:19|  分类: 欧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是一个基督教信仰浓厚的国家 - JESUS LOVE YOU     - 上帝愛世人
 
美国是一个基督教信仰浓厚的国家。以根植于基督教的道德标准区分敌友并将自身的价值观念普世化的意愿,构成了美国行为的意识形态基础。

  基督教信仰和由此激发的宗教热情所形成的价值诉求融入了美国社会,尤其是主流社会的意识与行为方式之中,并成为其决策时所依据的某种一般性原则,进而深刻影响了美国的国家偏好与政策选择。

  美国最初是由一群欧洲基督教新教移民共同组建的民族国家,同时也是当今世界上基督教信仰最为虔诚的国家。与《美国宪法》和《独立宣言》相并列,《圣经》被视为美国建国的“奠基文本”。亨廷顿指出,在现代人看来,美国人所表现出信奉宗教的程度“几乎是独一无二的”;基督教在美国虽说不是官方认可的国教,但却是当之无愧的“非正式的国教”。伯克维奇也反复强调,美国“现在是,而且一直是世界上最宗教化的国家”。李普塞特亦曾说过,美国“从来都是基督教世界中宗教色彩最重的国家之一”。

  对此,法国作家缪拉评论道:“没有哪个国家像美国一样,拥有对宗教如此虔敬的人民,以致他们在外国人眼里显得太过分了。”

  绝大多数美国人将“我们信赖上帝”视为人生信条。在2003年的民意测验中,有92%的美国人声称自己“信仰上帝”,85%以上的人为正式受洗的基督徒;57%~65%的美国人承认宗教信仰在他们的生活中非常重要;85%的美国人相信《圣经》记录了上帝的原话,这其中近46%的人认为对《圣经》中的话应句句遵从。70%左右的美国成年人属于某个教会,并热衷于参加教会活动。美国的宗教团体数量之多在世界上绝无仅有,由其组织或参与的各种宗教活动也比其他西方国家更为频繁。另据美联社调查,美国人花在宗教上的时间和金钱,远比其花在体育和娱乐上的时间和金钱多得多。总之,在历年各项反映国民信仰基督教程度的数据统计中,美国在世界主要国家中一直居于首位,令同样以信奉基督教为主的欧洲国家望尘莫及。

  美国人的日常生活脱离不了基督教的印记。普利策奖获得者瑞克·布鲁格对其家乡的基督教盛况做过如下描述:在他幼年生活的那个小镇中,诊所仅有两个,但基督教堂却达20座之多。据说上个世纪中叶美国房地产业大繁荣时期,所有房地产经纪人都不遗余力地大肆宣传配备有教堂的郊区或土地,以吸引虔诚的消费者光顾。在美国的钱币上,至今印有“我们坚信上帝”的字样。宗教言辞和象征遍布于美国公共言论和礼仪之中。国家的重大典礼和活动具有浓厚的宗教气氛;美国的公众礼仪总是以牧师的祈祷开始,以其祝福结束。美国军队一直保持着士兵作战前祷告,和在军队中配备牧师的习俗。明确不信仰上帝和基督教的人很难在这个国度中被普遍接受,以至于生活在美国的无神论者有时也不得不经常“用一种宗教的音调讲话”。在多数情况下,美国的政治竞选者必须强调自己虔敬的基督教信仰,才会拥有广泛的选民基础。1999年的一次民意测验表明,90%的美国人表示愿意投票给黑人、犹太人或女人,59%的美国人甚至愿意投票给同性恋者,但只有不到一半的美国人愿意投票给无神论者。

  基督教伦理对美国高层领导人的行为影响重大,美国精英阶层的言行通常被打上深刻的宗教烙印。基督教是美国两党的共同信仰,那些彼此政见不同的政治领袖对于宗教文化的理解是相通的。美国历史上所有的43位总统中有39位是基督教教会成员,其余的4位也与教会关系密切。开国总统华盛顿在就职典礼上,曾亲吻《圣经》并手按《圣经》宣誓,在正式誓词之外,另发挥了一句“我宣誓,我祈求上帝的保佑”。自此之后,历届美国总统在宣誓就职的典礼上都要手抚《圣经》宣誓,以示对其领导使命和对宗教的承诺。在做公开演讲时,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愿上帝保佑美国”。在国家危难时刻,美国总统通常会亲临国家大教堂,与民众一起祈祷。前任总统小布什甚至曾明言道,他的政治学老师是耶稣。

  美国虽然在建国初始就确立了“政教分离”的原则,但宗教观念对美国行为的实际影响却持久而深远。早在170多年前,托克维尔就敏锐地捕捉到了这种影响的力量。在其著作《论美国的民主》中,他曾多次对此发表感慨:“一到美国,首先引起我注意的,就是宗教在这个国家发生的作用。我在美国逗留的时间越长,越感到这个使我感到新鲜的现象的政治影响强大。”他深感,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到处都对人们灵魂发生强大的实在影响的国家”;在这个国度里,基督教“是一个基础巩固和不可抗拒的存在”,它“作为一种无需论证就被信仰的宗教在发生支配作用”,并“对美国人的思想保有巨大的控制力量”。

  半个世纪后,詹姆斯·布赖斯得出了与托克维尔类似的结论:宗教对美国人行为施加的影响,“大概超过任何别的现代国家,而且远远超过以前的所谓信仰时代”。难怪美国政治学者赫茨克直言不讳地指出,“不了解宗教向度就不可能理解美国的政治”。

  (作者分别系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转自:http://www.mzb.com.cn/html/report/278572-1.htm
  评论这张
 
阅读(98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