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路 真理 生命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日志

 
 
关于我

耶稣基督讲过一句话:「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这个挑战至今已两千年了,没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因为他是人间的至圣者,他是上帝自己来到人间做人 -- 道成肉身。孔子求道,盼望有一天早上听到道,那当晚死了也心甘情愿。孔子求道,耶稣基督是道来找人,不是人去找道,感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俄罗斯总统普京 也是基督徒哦!  

2013-11-19 22:49:47|  分类: 俄罗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的普京居然也是个基督徒! - JESUS LOVE YOU     - 上帝愛世人  在苏联时代,苏联人信仰马克思主义。在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人信仰什么?答案是东正教取代了马克思主义。在欧洲和美国,我见到的大都是中世纪哥特式尖顶天主教堂。这样的教堂在俄罗斯不多见。俄罗斯最具影响的是东正教。东正教堂的特征是屋顶是鼓形穹顶,外形酷似洋葱头。

我最早见到的东正教堂是在上海新乐路、襄阳北路口,那里有一座俄罗斯风格的东正教堂。这座教堂建于1931年,堂体造型古朴圆浑,屋顶上五个鼓形穹顶,装饰以美丽的孔雀蓝色,与奶白色的墙面,在蓝天白云下浑然一体,显得格外壮丽。

“洋葱头”式的东正教教堂,星罗棋布于俄罗斯、乌克兰城乡,足见东正教在那里是何等昌盛。这种“洋葱头”,最常见的是金色的,也有红色、蓝色、绿色、黑色的。东正教的牧师,则戴黑帽、穿黑色长袍。

在苏联解体之后,东正教在俄罗斯发展非常迅速,百分之七十五的人信仰东正教。

俄罗斯总统普京非常重视东正教,他本人笃信东正教,他正在试图把东正教立为俄罗斯的“国教”。在2000年1月7日, 当时还只是代总统的普京,在庆祝耶稣诞生两千年之际,他特地向俄东正教会发出贺信。他认为,东正教在新世纪将“有助于俄社会的稳定与和谐,有助于国家精神 道德的复苏”。并强调指出,东正教在俄历史及现实生活中起着“独特作用”,它应当成为“国家和全体人民的道德准则和精神支柱”。

普京还颁令将东正教全俄大牧首阿列克谢二世的警卫由莫斯科市级提升为国家级。

普 京如此重视东正教,其真正的目的,如他所言:“纠正目前俄罗斯人民思想的混乱,克服精神空虚现象。”普京的这句话,道出了在苏联以及苏联共产党解体之后, 俄罗斯普遍出现思想混乱和精神空虚现象。普京力图以东正教代替原先的马列主义,成为俄罗斯“国家和全体人民的道德准则和精神支柱”。

其实,除了普京所说的原因之外,我从俄罗斯朋友那里还了解到一个历史原因,那就是在斯大林时代执行了错误的宗教政策,禁止、取缔东正教,以至把教堂改为仓库,甚至把教堂炸毁!

列宁曾说:“宗教是毒害人民的精神鸦片。”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作为无神论者,这是一个非常精辟的论断。但是,作为国家、作为政府,不能用这句话作为制订宗教政策的依据。

尊重信仰自由,也就是尊重人权。

东正教曾经是沙皇政权的柱石。布尔什维克在推翻沙皇的同时,就把攻击的矛头指向了东正教。东正教的主教受到残酷的镇压。在1917年十月革命之前,莫斯科有着八百四十八座东正教教堂,但是到了1990年只剩下七十八座还开着门。大多数的教堂被布尔什维克炸毁、拆除。俄罗斯原本还有五千多座东正教男女修道院,也被布尔什维克改建为工厂和仓库。

东正教真正全面复苏,是在苏联解体之后。

在斯大林时代,由于长期压制东正教,作为一种逆反心理,俄罗斯人在苏联解体之后便大兴东正教。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东正教这几年在俄罗斯以空前未有的速度大发展。即便是在俄罗斯国民经济不景气的日子,东正教的教堂却到处在整修以至新建。

据说,整修、新建东正教教堂的资金,全部来自教徒!普通的教徒当然无能为力,然而那些新贵们大把大把给东正教教堂捐款,使东正教有了充裕的资金。

东正教最初流行于希腊语地区,叫希腊正教。由于希腊处于罗马帝国东部,所以又叫东正教。

东正教教堂除了那一眼就能辨认的“洋葱头”屋顶之外,还在于屋顶上高高耸立的与天主教不同的十字架:底部多了一根短短的斜线。据说,这根短短的斜线一头指向天,一头指向地,意味着信徒如果一生从善,死后会升上天堂;如果一生作恶,那就在死后跌进地狱。

俄罗斯的普京居然也是个基督徒! - JESUS LOVE YOU     - 上帝愛世人

 东正教与天主教有着许多差异。俄罗斯朋友说,东正教教徒用手在胸口画十字的顺序是自上而下再自右而左,天主教徒则是自上而下再自左而右。另外,东正教教徒画十字用两个手指,天主教徒用三个手指。

乌克兰人在苏联解体之后,新建金壁辉煌的米海尔金圆顶大教堂。

这座教堂浅蓝色的外墙,与六个崭新的金顶相辉映,显得灿烂夺目。据告,金色即黄色。蓝、黄两色,象征着乌克兰的国旗。

这座大教堂是在1998年刚刚落成的。我步入这座大教堂,那像镜面一样平滑的大理石地面,那包金的圣像,那色彩艳丽的彩色玻璃窗,那高高的穹顶和新绘的壁画,一切都给人一种豪华感。

米 海尔金圆顶大教堂与莫斯科的耶苏救世主大教堂一样,也是重建。不过,莫斯科的耶苏救世主大教堂是在原址重建,米海尔金圆顶大教堂则稍稍挪动了一下位置。因 为米海尔金圆顶大教堂在斯大林时代被炸毁之后,用其中的一部分地皮建造了一座大楼,这座大楼如今是乌克兰外交部办公大楼。在重建米海尔金圆顶大教堂时,保 留了这座外交部大楼,把米海尔金圆顶大教堂的位置稍加移动。

重 建的米海尔金圆顶大教堂与莫斯科的耶苏救世主大教堂一样辉煌,不过,米海尔金圆顶大教堂的重建者别出心裁,他们在教堂里安装了螺旋式扶梯,人们可以沿着扶 梯走到地下,而地下保留了一小部分被炸毁的东歪西倒的原基石。在教堂的另一处,在大理石地面上嵌了一大块圆形玻璃,透过玻璃,灯光照耀下也可以看见原先被 炸毁的遗址。另外,在外交部大楼之侧,同样保留了一块炸毁的遗址。重建者保留这些遗址,为的是提醒人们,不要忘记那段惨痛的历史。

在俄罗斯和乌克兰,我参观了诸多东正教教堂、男修道院、女修道院。我注意到,教徒们在进门、出门时,都站在那里用手在胸口划十字,那表情显得非常虔诚。

在基辅一所教堂附近的树林里,我见到树上挂着圣像,树下坐着穿黑色长袍的东正教牧师。一位穿一身白衣的修女,正跪在牧师前,低声地向牧师作扦悔。她的表情是那样的严肃,那样的认真……

东正教眼下已经深入俄罗斯人的灵魂。在短短十年间,东正教主宰了俄罗斯人的信仰。死后灵魂能够升入天堂,已经成为千千万万俄罗斯人孜孜以求的最高理想。

东正教在俄罗斯的大发展,是俄罗斯巨变最深刻写照之一。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06/45/21/9_1.html

普京在耶路撒冷与基督徒,犹太人一道祈祷
译者: qzn505 原作者:Алексей Венедиктов
发表时间:2012-06-27浏览量:746评论数:3挑错数:0

           普京在耶路撒冷与基督徒,犹太人一道祈祷

                                                                                        2012-6-26

弗拉基米尔.普京昨晚参观了耶路撒冷圣墓教堂。在入口处俄总统会见了教堂堂主伊西多尔以及耶路撒冷大主教西奥菲勒三世。普京总统也在圣墓前的殉难处跪拜祈祷,然后又参观了“哭墙”。

 耶路撒冷当地时间晚上,莫斯科时间夜间2点,俄总统新闻处打来电话,急切地问我:“想不想和普京总统一起到耶路撒冷老城逛逛?”

作为记者没有人会放弃这样的机会。不超过二十分钟我们这些老记们就赶到了圣墓教堂。总统已经到了,他祈祷后爬上殉难处,在圣墓教堂仔细参观,欣赏,教堂里外都看了一遍(如果你很了解圣墓教堂,你就明白了)。

这之后,普京来到著名的“哭墙”前,也做了祈祷,虔诚,正统的犹太人围了上来,总统与他们进行了交谈。

可以说,普京总统参观耶路撒冷老城,当地的一切活动都未受影响。总统这次短暂访问,给我的印象是一次朝觐旅行。当然他来以色列是进行政治活动,与以色列总统,总理都进行了会谈,明天将会见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和约旦国王。不过实际上,明天,现在可以说就是今天了,总统还将去伯利恒教堂,圣主降临大教堂。而到了约旦总统计划参访善终大殿,可能还要去约旦河口,拜访基督耶稣洗礼地。

因此,我觉得普京总统这次岀访不单纯是一次政治访问,依我的看法,多多少少还有一点私人访问的性质。在私人的时间里他对基督教,不论是否著名的圣地,都表现岀特别的关注和热情。

 

 

 



 转载:http://article.yeeyan.org/view/294313/297635

  评论这张
 
阅读(775)|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