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路 真理 生命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日志

 
 
关于我

耶稣基督讲过一句话:「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这个挑战至今已两千年了,没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因为他是人间的至圣者,他是上帝自己来到人间做人 -- 道成肉身。孔子求道,盼望有一天早上听到道,那当晚死了也心甘情愿。孔子求道,耶稣基督是道来找人,不是人去找道,感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和合本圣经与中国(5)为中国摆上  

2014-11-24 09:27:24|  分类: 传教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heheaiyesu_和爱稣《和合本圣经与中国(5)为中国摆上》

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哥林多后书5:14-15

 

和合本圣经与中国(5)为中国摆上 - heheaiyesu_和爱稣 - heheaiyesu(和爱稣)的博客

 在和合本圣经翻译的年代,是神向中国伸出膀臂的日子,到中国传教在西方已经蔚然成风,成为那个时代的呼声,于是众多传教士们服从神的呼召,放下一切,前赴后继来到了当时充满艰难险阻的中国,为这个古老的国度摆上生命。

许多传教士为中国殉道而死,还有一些,就像翻译和合本圣经的传教士,虽然没有殉道,但他们的生命已经向着自己和世界死了,中国的呼求就是他们自己的呼求,中国的需要就是他们的需要,他们因着耶稣基督,因着基督爱的激励,为中国献出了一切。就像戴德生所说:“假使我有千磅黄金,中国可以全部支取;假使我有千条性命,决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不,不是中国,乃是基督)”

神会纪念每一位参与过和合本圣经翻译的外国人和中国人,在这里要特别介绍两位在翻译过程中,起到领袖和榜样作用的两位传教士,他们就是狄考文和富善,他们的人生就是戴德生上面名言的真实注解。

上帝是如此奇妙,这两位在和合本圣经起到关键作用的基督徒都出生在1836年,狄考文出生在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而富善出生在马萨诸塞州,他们不会想到,这两位在美国无缘相见的同龄人,会在遥远的中国相遇,并且为翻译和合本圣经结下深厚的友谊。

这两人还有很多的相似之处,例如,都成长在虔敬的基督徒家庭,信仰是祖先留给他们的产业,因此格外牢固;两人的家庭又都以务农为生,这让他们喜爱户外活动,拥有了强壮的体格;同时,两个人都有学者的背景,狄考文大学毕业于杰弗逊学院,后来获得神学博士学位,富善则毕业于威廉斯学院,后来进入纽约协和神学院和麻省安道弗学院深造,这为他们进入中国办教育和翻译圣经打下了基础,——确实,上帝已经早早为中国预备他们了。

和合本圣经与中国(5)为中国摆上 - heheaiyesu_和爱稣 - heheaiyesu(和爱稣)的博客

 在完成学业以后,两人都在美国娶妻,两位妻子都是虔诚的基督徒,都无条件地支持他们。而且他们都先后感到了神对他们的呼召,那就是去中国宣教!在神的呼召显明以后,1863年,狄考文夫妇从纽约乘船前往中国,临行前留下誓言:“我决意将生命献给中国,住在那边,死在那边。”富善也是从纽约出发,不过晚两年启程。那时,美国到中国是一段极其艰险的旅程,大概需要半年时间,一路上两人都遇到不少天灾人祸,然而,他们都在上帝的保守下,平安到达,这大概是他们为中国付上的第一个代价吧。

狄考文到达中国以后,以山东作为自己的传教基地,而富善则落脚于北京,走遍了华北。富善在中国受到了很大的试炼,两度失去妻子,原配雅碧(Abbie Ambler)死于1874年,1878年再娶的贾斯汀娜(Justina Emily Wheeler)当年就病逝了,富善受到极大的打击,不过第三位妻子萨拉(Sarah Bordman Clapp)成了他的安慰,但接着他们的孩子又有一儿一女染上传染病而去世,服侍中途还受到义和团之乱的干扰,可谓一生多灾多难。狄考文受到的试炼相对少一些,他的家庭比较平安,但开始传教也很不顺,遇到的阻力不小。

虽然面对的如此的坎坷与艰难,但这两人不愧为神忠心的儿女,他们没有灰心,没有抱怨,而是靠着神读过了这一切的艰难。神呼召了他们,也没有忘记装备他们。他们都有学习语言的恩赐,以令人惊异地速度掌握了中国的语言和文字,学会了用中文讲道和写作,甚至成为这方面的专家,成为了沟通中西文化的能手。除了日常的传道和教会牧养工作以外,两人还都看到了中国教育的缺乏,狄考文创办了登州文会馆(后成为山东大学堂,是今天山东大学的前身之一),富善则在北京通州创办了一所女校,后来负责一所神学院。

和合本圣经与中国(5)为中国摆上 - heheaiyesu_和爱稣 - heheaiyesu(和爱稣)的博客

 当然,他们一生中也许最重要的服侍是翻译和合本圣经。这两个深爱中国的人很早就认识了,他们的友谊长达35年。翻译和合本圣经进一步加深了他们的友谊,操练基督里的彼此相爱,两人因而形成了极大的默契。浅文理和深文理译本或者就缺乏这样一对组合,翻译中坎坷不断,而由他们担纲的官话译本,虽然人来人往,但唯有他们两人先后坚持到了最后,直到全部翻译工作完成。

1908年,官话和合本新约圣经的翻译已经完成,旧约圣经也进展到了《创世记》和《诗篇》,然而,狄考文已经病入膏肓,但他仍然在病床上对富善说:“医院一定要尽全力治好我的病,这样我才能完成《诗篇》的翻译。这是我现在活着的全部意义。”(引自《狄考文传》)说完这话以后不久,他就被神接回了天家,享年72岁,他为神服侍中国整整45年。富善接替了他译经委员会主席的工作,并在1919年,护送着第一本官话和合本圣经问世,从开始到出版,28年过去了,富善是当初译经委员会成员中唯一活着看到圣经出版的,这位最坎坷的传教士,却是最长寿的,他死于1925年,服侍中国60年。

和合本圣经与中国(5)为中国摆上 - heheaiyesu_和爱稣 - heheaiyesu(和爱稣)的博客

 这是怎样为神,为基督,为中国委身的两个人啊!他们自己,他们的妻子和孩子都先后死在中国,或者说为中国而死,他们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中国,为中国劳苦一生,除了和合本圣经和教育事业以外,他们为中国还做了很多很多,一些或者只有神自己知道了。他们实在比中国人还爱中国人!让我们感谢和赞美神吧,愿一切的荣耀归给神和他的儿子耶稣基督,这绝非人力所能为,这是神伟大的工作,狄考文和富善是为神而倒空的器皿,是神忠实的仆人。

中国是有福的,其实来中国的,像狄考文和富善这样的基督徒还有很多,有这样忠实的基督徒们来服侍中国,有这样舍命爱的浇灌,中国的未来难道还能像过去一样落后和贫困吗?就让我们用狄考文的一段预言性的话来结束本文吧,这段话以一种令人惊异的远见描绘了中国的未来,正如现在所展现的那样:

当我回顾最初的25年传教士生涯时,整个过程就像一场噩梦。我在中国最后的15年却充满了奇迹。古老的习俗和偏见正在逐渐让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大好的前景。世界上最保守、最不易改变的民族,一直秉承着过去古老的做法和传统,现在逐渐适应了、也准备接受一切能够带来利益和繁荣的新事物。福音传播已不再受到排斥和抵制,所有的人都愿意倾听。我时常梦想现在能再年轻一次,投入到刚刚开始的前景美好的事业中去。从大的意义上来说,基督教和世界的未来孕育在这个伟大的民族中。(引自《狄考文传》)


延伸阅读(本文亦有参考):

主持和合本圣经翻译工作的狄考文

圣经翻译的把关人——富善

本文还参考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狄考文传》,读者可以买来看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