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路 真理 生命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日志

 
 
关于我

耶稣基督讲过一句话:「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这个挑战至今已两千年了,没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因为他是人间的至圣者,他是上帝自己来到人间做人 -- 道成肉身。孔子求道,盼望有一天早上听到道,那当晚死了也心甘情愿。孔子求道,耶稣基督是道来找人,不是人去找道,感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为什么我不做假账  

2014-12-12 22:34:48|  分类: 生命见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境界》独立出品#人在职场#《为什么我不做假账》最难时,我甚至在财务部跟众人祷告,所有的同事,即使不信主,大多也愿意跟我说“阿门”。我始终记得在神面前立约:不贪婪、不抢夺、不偷盗、不贿赂。有些教会牧者办企业也做假帐,虚开发票,虚假注资,我只能说:“请在永恒里看自己所做的,不只专注今生”。
为什么我不做假账 

转载:为什么我不做假账 - JESUS LOVE YOU     - 道路 真理 生命


@在我即将被解雇前晚,我跪在主前,连祷告的力量都没有了,但圣灵却说话了,他让我明白了一件事,除了神,谁也无法解雇我,让我离开神为我安排的位置。因为他是我真正的老板!
@破口就是如此,除非没有;有,就必会扩大,且超乎想象!随着时日增加,破口和人心麻痹会慢慢地加增。某天回首,许多事情已无可挽回。
 
为什么我不做假账
口述:巧蕴  整理:美书
 
     我从事财务工作十多年,我的立场是不做假,我宁可牺牲职业前途。我是个基督徒,是青少年主日学老师,我必须给我的孩子们一个见证。靠着神的恩典,我走过来了!
     我脖子上戴着一枚戒子,外环上有一个英文单词“Chastity”,而内环则刻着“Jesus”。那是八年前,我在原教会所带团契做的一个叫做“忠贞”课程后,我及另外一个导师在神面前带领参加课程的年轻人做了立约祷告后,当中有信心守约的人会戴上的见证戒子。
     我们不仅仅强调年轻人要在主面前守贞,并且还需要在主面前一生守忠信,即不贪婪、不抢夺、不偷盗、不贿赂等。这个戒子戴上之前,需要很深的祷告和委身的心志,因为戴上就不可以脱下。
     课程强调若背约是很大的罪。当时能有勇气与团契两个导师一同戴上这戒子的年轻人只不到参与者的十分之一,只有几个年轻人敢戴。  
    七年里,我有过软弱,但这戒子实在提醒我,也陪我度过财务这个离钱最近的地方的许多挣扎。
 
逃避假账
     在我十多年的财务生涯中,约七年的国企,三年的国际著名会计师事务所,七年的外企财务工作经验,但没在民企和私企做过。
     我在五大工作时,参与包括上市审计等许多工作,不仅接触过民企和国企,我亦广泛接触过欧、美、日、台、港和东南亚的企业,我明白以我的信仰背景和价值观,民企,特别是私企,收入固然会好,但对于我来说,风险太高。
     我对猎头的要求是只面对外企的工作机会,不去民企和私企,因我不想面对太多无法避免的与信仰冲突的黑色或灰色地带。据我了解,在民企和私企当中的财务人员,特别是私企的财务人员不做假帐的机会,在现今中国非常低,仅税制问题,就让企业在生存空间上不得不考虑一些所谓的“合理避税”。
     而即使许多中小型外企,“如今已非往昔”。在过去二十年里,大部分中国外企的管理阶层,特别是高层几乎本土化了,企业的管理和操作理念,因许多人为操控都已或多或少偏离国外母公司的价值理念和愿景。
    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企业为了快速占领市场份额,往往导致以销售为主导的经营理念,而不顾一切的拓展市场带来的负面结果,首当其冲的就是财务处理。我身边的外企同行亦面对做假帐的风险。但基督徒,一群被主分别为圣了的人,仍然必须持守见证及价值观。我们的信仰中不可能没有十字架,但若要背负十字架,确实是苦痛,且必须有所牺牲。
     我认识的两个财务同行,一个是财务经理,另一个是财务主管,她们现在都是基督徒,如今一个任职大型国企,一个任职中型外企。即使未信主前,她们就已经明白做假帐,排除风险来说,在道义上,她们就难过自己的心理关口。
     而当决定信靠耶稣后,她们只能选择牺牲职业前途。但感谢主的保守,主引领她们进入一些不需要处理具体帐务的财务职位中,主要做分析的工作,持守了当有的见证。
     偶尔与她们聊天,谈到有时调管理报表时,一些猫腻还是清晰可见,她们只能当作管理数据来调了,不会去猜测其中的操作,看不过了,通常也会与老板争几句,但大多不了了之。为了持守所信的,职业前途确实要被牺牲了。
 
挣扎中,带着财务同事祷告
     我为什么要分享这些?正因为现在太多的财务同行都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悲叹。
     但何为基督徒?我记得有一个牧者说过:Christian(基督徒),就是in Christ, I am nothing。所以,基督徒不要说别的,十诫里清楚有以下表述:不可做假见证,更不可妄称耶和华的名,当我们受洗归入基督时,是已与主立了约。在主面前,我们不具备任何谈判的资格。
     在职场中挣扎是不可避免的。即使不做假帐,仍要面对许多道德价值上的冲突。在帐务和税务处理上,看似有理有据,完全合法;但在经营上其实是存在提前或滞后的问题,存在性质归属划分的问题,这算不算假帐?
     其实财务从业者自己有时都说不清:按营运老板(总经理)的意思做,还是按财务老板(财务总监)的意思做?业务上,我归财务线管,但行政上,我归营运线管。换句话说,年底能不能拿奖金,拿多少奖金,那是营运老板的事。即使我自己不在乎奖金,但我不可能牺牲整个财务部员工;更大一些,我不能够牺牲我所属的利润中心所有员工的利益。
     月月陪营运老板做报告时,他会夸下海口。但通常在季末或年末销售业绩都是完不成,或者KPI大多不达标,财务就要想怎么帮他们擦屁股。艰难是每日处境中的常态。
     而且,我还有个习惯,我自2005年开始就凭信心在主面前立誓,我不给政府部门,特别是主管税务专管员送礼。即使在正常的节期,公司集体购买赠送给政府各部门及客户的月饼票和购物卡,我都必须象征性拿上几张,因为我若不拿,众老板都会认为我不是一个积极维护与政府部门良好关系的管理者。但我从行政部领取后,就都作为福利给了财务同事,我则是分文不敢拿的。
     所以,每次税务来,或者发通知刁难时,我都只能跪下祷告。无数次,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时,我只是抓着挂在脖子上的戒子默默呼求主的怜悯。
最难的时候,我甚至在财务部里跟众人祷告。所有的同事,即使不信主,大多也愿意跟我说“阿门”。
我自己在主前的哭泣不能说是日日的,但月月是必然的。非常的艰难,非常的痛苦,非常的挣扎,但,主在,一直都在,他不容我忽视他,离开他。
 
不行贿收回43万错汇款
     05年12月1日,我真实经历了一个恩典的见证。当时我在一家外企的广州分公司负责财务工作。分公司经过销售部门一年多的辛苦接洽以及两个多月的艰辛中标,终于在11月底中了一个政府项目约一亿二千万的标。此项目是否能在年底顺利收到定金,对整个公司至关重要。
     这个项目中标后的后续跟进本当由销售部门负责,由于事关重大,被营运老板交待由我亲自监督。很不幸的是,当中一项43万的中标服务费支付,因为销售支持文员在操作中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弄错了资料,将钱错汇给了一个不相关的公司,导致政府的中标通知书发不出来。
     我听完这消息,只觉得自己被恐惧笼罩,真是防不胜防!怎么办?祷告吧!就群发了求助的短信给所带领的团契的年轻人:我有困难,请为我代祷。
     在一个严格根据流程操作的公司里,要让公司在收回那错汇的43万前,再汇一笔钱给政府部门以领取中标通知书,是不现实的。我必须在两个工作日里,在中标通知书到期前收回那笔43万,然后,再汇入政府部门。在所有人都躲闪、推卸之时,我只能靠着恩典去处理这件事。
     我独自去向那个无关的公司要回43万的过程中,无奈、委屈、恐惧,无数的负面情感涌入心头,向对方的经理不住地认错,但我心里有一句经文支持着: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
     一开始,他摆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不住地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教育”我;并一再的重申,他所在的公司是一个正规的国营企业,不可能因为收到一笔不知缘由的款项,便认定为错汇而退还。没有三几个月,甚至半年、九个月去核查清楚,怎么知道是错汇呢?
     主啊!我心中不住地呼求着。中国的三角债,甚至多角债务,从业多年太明白那意味着什么!财务从业者都知道,除了神迹,没有人会相信能迅速收回欠款。
     之后那个财务经理又不断推诿以发出某种暗示,但我一无权,二曾在主前立誓不会行贿。我只有倚靠主!接着就是周末了。整个周六、日,不管在教会里的服侍,还是在家中的独处,我都处在一个祷告的状态:主啊,除你以外,别无帮助!
     12月5日,我又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心里忽然勇敢起来,因为没有任何的礼物可以送。行,是耶和华的恩典,不行,也是耶和华的恩典!
     不料那个财务经理突然对我和颜悦色了,居然主动起来,带我到下属面前交待退款!这是一个真实靠着祷告,没有行贿,没有送礼便收回的款项!
 
在乎永恒的奖赏
     我承认有一些苦难是我信主后才有的,但是,我在乎永恒中的奖赏!曾有年长弟兄教导:一本圣经,两个膝盖,我们的出路就有了。于是,我走过了无数在人看来无望的日子。
     2008年7月30日,我经历了自己职业生涯中一场巨大无比的危机:中国区财务总监找了一个滑稽无比的理由要即时解雇我,他是一个眼中容不了沙子的德国人,他觉得不效忠于财务线的财务就是叛徒。
    当晚我跪在主前,连祷告的力量都没有了。但圣灵却说话了,他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除了神,谁也无法解雇我,让我离开神为我安排的位置。当时我已在那家公司工作四年多。四年里,公司换了五个总经理;包括财务、人事在内的五个部门里,除了财务部没有换过部门经理外,其它四个部门共走了十多二十名部门经理。有的部门更换了多达七次。
    在那种动荡里,我却是安稳如磐石的,即使我的处境极其艰难。我带着主所赐下的平安在第二日回到公司,我接到通知,我被晋升为南方区域的计划经理,从财务线转入营运线。
    我不仅升了两级,且我的权力是我从前的N倍。从前来财务部纠缠我的都是要钱的,现在环绕着我的是分包商、供应商,是希望从公司项目里分得一杯羹的人群。神果如前一晚的应许里所说的,没有人能动我,因为我真正的老板是神!
    有许多人热衷于讨论如何“合理避税”。而我想说:不要天真地用“合理避税”来自欺了。在中国,除非是找极为专业并严格持定道德操守,且与政府有良好关系的事务所,花巨大的代价做长期的规划,或许还能有一些合理避税的行为。否则以现在中国的税制、社会现状,普通的财务从业者做到所谓的“合理避税”是极难的。
     难听一点说,中国人自己把规则玩坏了。若要遵从世界的游戏规则,我们只能牺牲我们的信仰;若要持守基督里的见证,世界给我们的生存环境只能是越来越小。
    在我2011年离开财务岗位全职事奉后,我接触过一些基督徒经营的企业和活动,曾直面并对话过企业负责人的,有些还是教会牧者。他们也做假帐,虚开发票,虚假注资,甚至更严重的财务问题。
    牧者打着宣教旗帜,宣称神应许可通过经商获取宣教资金的做法一旦被接纳,教会在仇敌所建筑的价值世界,逐渐被吞没。而教会里千百信徒作为此主内公司的股东,开始有了不正确的价值导向,希望公司不仅仅在“神的祝福”底下,赚取到宣教资金,且能带领众弟兄姊妹们迈上致富的道路,得财更好的服侍主!
     教会进入商道,在大陆如今法制不健全的营商环境下,为求生存逐步妥协。有些教会,其实一开始并非故意违背恪守的价值观。不过经营中,随各样难处出现,无奈间,就会有丁点妥协,所谓的灰色地带,处于似乎违反,又似乎不违反基督的价值观之间。
     但破口就是如此,除非没有;有,就必会扩大,且超乎想象!随着时日增加,破口和人心麻痹会慢慢地加增。某天回首,许多事情已无可挽回。
    我当时与牧者的对话,他们的立场是经营环境太过恶劣而不得已为之,我能给他们的奉劝就是“请在永恒里看自己所做的,不要只专注于今生”。
    圣经路加福音中说:“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这经文的解读,在21世纪“需要”换一个解读方式吗?
     在我信主十六年的日子里,我只知道我的路在主的面前,谦卑跪在主前寻求是我从前走过的路,也是一些其他主内的见证者所做过的或正在做的。所以,我鼓励所有属主的人不向世界妥协,而是靠着主去争战,主总会开出一条路给我们。

来自: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655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