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路 真理 生命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日志

 
 
关于我

耶稣基督讲过一句话:「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这个挑战至今已两千年了,没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因为他是人间的至圣者,他是上帝自己来到人间做人 -- 道成肉身。孔子求道,盼望有一天早上听到道,那当晚死了也心甘情愿。孔子求道,耶稣基督是道来找人,不是人去找道,感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中国离世界合唱还有多远?(整理版)  

2014-09-13 17:1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前听过中国排名很靠前的一位著名女指挥吴灵芳老师的一ge讲座,她好像刚去日本当了评委回来,她说中国的合唱和日本的差太远了,中国最好的团比不过日本最差的团。
    王军指挥说,中国的合唱比欧洲的合唱差了五十年。
    当然也有人不会同意这种说法,他们可以把广州实验中学合唱团搬出来比,实验中学这次在第八届世界合唱节拿了四ge金奖、一ge是金奖第一,升了国旗。但是谁都知道,一ge水桶的盛水量是以最短的那块板为准的,如果不在彼此相当的水平上,仅有一块板再长也没有用。

【转载】中国离世界合唱还有多远?(整理版) - JESUS LOVE YOU     - 道路 真理 生命

 
中国合唱和世界合唱到底差了多少?
 
   首先是对于合唱的认知是有很大的差异的。
    在西方,合唱是从教堂起源的,是从唱诗班开始的。在西方,所有的精神、命运主宰都是上帝,唱歌是人和上帝沟通的方式,是凡人献给上帝的虔诚和忠贞,因此合唱,那是非常神圣、圣洁、庄严的,能加入合唱团是一件非常荣光、幸福的事。
    在里加,我们的自愿者小姑娘们对我们说,里加的合唱队非常多,人人都可以加入合唱团,但好的合唱团却奇货可居,想挤进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有人要给出很多的赞助,付出很大的代价还不一定能如愿以偿。
    可在中国,除了真正热爱音乐的人,还有不少人是以这两种情况参加合唱团的:一种是儿女大了,工作轻松了,老公也经常不在家,闲得实在无聊了,想找个乐子打发时间;二是喜欢独唱,向往那些歌唱得好的人,可又找不到地方可去学,单请老师一对一教要很高的代价,于是想到了合唱团这个基本不花钱的地方。
    这样的结果是,只要学过只鳞片爪,觉得唱得不错了,就离开了;还有就是认为不好玩了(排练是很艰苦的),认为得不偿失了,不愿付出大量的时间和微薄的团费就离开了。
    这样的结果是,潜心训练的团员很少,浮躁、好玩的团员很多;意志坚定的团员很少,走马观花的团员很多;持之以恒的团队很少,临时拼凑的团队很多;在香港有60年以上的团,在国外有上百年的团、有上百岁的团员,可在中国,能坚持20年的团、70岁以上的团员都如凤毛麟角。
    宗旨和目的不一样,技巧和发声位置都不一样,深刻知道这一点的王军老师说:中国人的发声位置靠前,声音是横着往前送,那是因为中国人唱歌是从情歌起源的,情歌是两人面对面,所以只要对面人听得见。而西方是唱给上帝的,上帝是在天上的,所以他们的声音必须从头腔出来,往云端飘去。
    这就是区别之根本。
    区别之二:外国人去参加合唱比赛完全是为了来分享合唱的快乐,来享受合唱大家庭的幸福,来向别的合唱团学习。所以他(她)们会自始自终坚持,从不抱怨,从不索取。
     “爱乐”在海南邀请美国波士顿“东方”合唱团来过,邀请加拿大“爱乐”合唱团来过,前者纯粹来与我们联欢、走亲访友,后者是来参加“南方国际合唱节”,全部是自费,全部得放下工作、家庭,但没有一个有怨言。当我们主动提出要带领他们去海口旅游时,他们会婉拒,他们认为没有完成此行主要目标前,任何事情都不宜喧宾夺主。这次在第八届世界合唱比赛,我们还看到了正在哺乳的团员,她带着自己的婴儿参赛,她可能从不会考虑这会有多么麻烦,她考虑更多的只可能是:“这个团队不能没有我。”
    可中国就不一样了,这种不一样,有时真让人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中国这次有80多个队伍参赛,除了有不多的荣登金榜的好的团队——如广州的实验中学、天津的南开大学、香港的拔萃男声外,差的也是少数(有的团除了钦佩他们的勇气,真不知该说什么),大多数团的水准在中段。
    这处于中、下水准的团队不知他(她)们是冲什么来到这ge世界合唱比赛?原以为和我们一样,完全是为着学习、观摩、甚至是朝合唱之圣来的,但后来才知道,完全不是,有的团队就是为了旅游来的,“世界合唱比赛”演成了他们欧洲游玩的一个借口。
    有些团队上午赛完,下午就开拔了,多一刻也不愿停留,因此出现了很多次在盛大的颁奖现场、当评委主席宣布到“China”时,没有任何回应,完全是令人万分尴尬的空白,原来他们这个团早就走了。
    我有一个认识已久的指挥这次也来了,他带了一个内地团,17日和我们一ge组别比赛,18日颁奖时(他们是铜奖),沉寂良久,不见一个人上来,偌大的人群一片死寂,让人非常着急,给他电话,才知道他们早已到德国的法兰克福了。
    区别之三:在盛大的颁奖仪式上,每当评委主席宣布是欧洲的、或是非洲的、或是亚洲其它国家获奖时,我们听到的往往是震耳欲聋的掌声,这掌声会从圆形的场馆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响起,像潮水般要将你淹没;而只有当宣布到中国的时候,只有几乎听不见的来自某一角落的零星的掌声。开始我还没有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王军老师一句话点醒了我,他说:人家一个团获奖,来自这个国家的、甚至这一个洲的人都会拼命鼓掌,而中国一个队获奖,鼓掌的只有自己!
    不光是不会鼓掌,不会发自内心的欣赏、高兴,反而会要嫉妒、会不服、会攻击、甚至会无中生有!如有可能他真会伸出手使劲按住你、生出脚来把你往下踹!
    这是一个多么本质的区别,人家是互相搀扶、鼓励着向上攀登,而在中国是彼此损着、伤害着往下跌,这样的状态下,中国和西方差距小得了吗?
    区别之四在于中国太过于注重合唱的形式,可以说是形式大于内容,而西方基本没有形式只有内容。
    西方的合唱团里完全没有音准问题,音质也没有问题。
    曹丁老师说过:在挪威的森林,一群伐木工在砍伐,一个开口唱,另外几个声部就会自动地跟上来。西方的重点全是在歌曲的本质上,至于穿什么服装,化什么样妆根本不用考虑。
    2010年在美国波士顿首届合唱节,十来ge美国的合唱团和我们一起演出,没有一个化妆,没有一个有专门定制的服装。只有一个团有,但也就是一个黑色系列,无论穿什么,只要是黑衣、黑裤、黑领带就行。
    可是在中国,穿什么样的服装要伤透脑筋,甚至每比赛一次要作一套新服装,一次音乐会里有几次出台要换几套服装(“爱乐”团员衣柜里已挂不下十八年的演出服了);,还有化妆,自己化还不行,要请专人;新手也不行,要请资深的;画不过来宁肯早去,宁肯等着;光画脸不行,还有嘴唇、睫毛,睫毛短了也不行,要愈长愈好……
    这样晚上八点的演出,下午三点就开始折腾,折腾来折腾去,心里想的全是怎么美了,还没演出已经筋疲力尽了,哪还有心思琢磨唱的什么??怎么唱???
    还有哪些人能站上台,站在哪儿的问题,也是中国团队费尽心思的问题。外国团也全没这些问题,波士顿上台的有80来岁的老人,有推着轮椅的残疾人,这次里加有光着双脚上去的团,有各穿各的平常服装上台演出的团,一ge队伍里站得高高低低,胖胖瘦瘦更是比比皆是。
    在他们一切只服从声音,只服从需要,从不考虑任何旁枝侧叶。
    在他们那儿真正是合唱团里只有我们没有我,在他们那儿更是只有合唱没有我。她们的全部心思在集体、在合唱、在合唱表达的宗旨。而在中国的合唱里,有太多的私心,有太多的杂念,有太多的浮躁和俗想,完全作不到一件高尚的事和一ge高雅的人合二为一,这、就是中、西方合唱的根本区别。
    我一直幻想:一群淡雅的女人在认真地排练,不到开口歌唱,你绝对听不到她们的声音;一群肃穆的女人在静静的候场,没有浓妆、没有华服,只有沉浸在合唱的全部虔诚;一群女人穿梭在历史长河,用心想、用笔记,所有的见闻在垒砌她们的精神长城;更有一群女人深切地知道她们唱的什么、知道她们在作着什么,她们坚定不移但又无声无息地走向远方……
    到了那一天,我们和西方的合唱也许就近了!

 

 

   作者简介:邢增仪,女,1950年生。重庆人。海南省著名作家,曾从事医务、房地产开发、大学教师等职业。曾任海南省黄埔军校同学会副秘书长。1996年创办海南爱乐女子合唱团,任团长。该团现已成为海南省文化名片。


                                       
                                       2014年8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