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路 真理 生命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日志

 
 
关于我

耶稣基督讲过一句话:「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这个挑战至今已两千年了,没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因为他是人间的至圣者,他是上帝自己来到人间做人 -- 道成肉身。孔子求道,盼望有一天早上听到道,那当晚死了也心甘情愿。孔子求道,耶稣基督是道来找人,不是人去找道,感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髑髅地---彻底显明上帝对世人的爱....  

2014-09-25 19:12:16|  分类: 耶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夏天近了《髑髅地》


髑髅地 - 夏天近了 - 夏天近了
 (本章根据:太27:31-53; 可15:20-38; 路23:26-46; 约19:16-30)

  “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

  基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来13:12) 古时亚当和夏娃因犯上帝的律法,就被赶出伊甸园。故那“替我们成为罪”的基督,要在耶路撒冷城外受苦。他死在城外就是那些罪大恶极的人和杀人犯受刑之处。“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加3:13)这句话是富有意义的。

  一大群人跟着耶稣,从衙门直到髑髅地。他被定罪的消息已传遍耶路撒冷,于是,各色各等的人都朝钉十字架的地方蜂拥而去。祭司和官长们曾应许:如将基督本人交给他们,就不干涉信从他的人。所以,城内和四乡一带的门徒和相信他的人,都加入了跟在救主后面的群众队伍。

  当耶稣从彼拉多的衙门出来时,就有人把为巴拉巴预备的十字架放在耶稣受伤流血的肩头上。巴拉巴的两个同伴也要与耶稣同时被处死,所以,也有十字架放在他们身上。在救主软弱、痛苦的情况下,这负荷实在太重了。自从耶稣与门徒同吃逾越节晚餐之后,他没吃过一点食物,未喝过一口水。他在客西马尼园与撒但的使者斗争时,遭受了痛苦。那时他已忍受被卖的惨痛,又看见自己的门徒都弃他而逃。他被解到亚那和该亚法那里,又解到彼拉多那里;以后,从彼拉多那里,被送交希律,之后再被送回彼拉多手里。从侮辱到侮辱,从讥诮到讥诮,两次饱受鞭打之苦整整一夜,皆是一幕幕把人的心灵逼到绝处的惨景。但基督没被打倒。除了荣耀上帝的话之外,他未发一言。在整个这场审判他的惨无人道的闹剧中,他始终保持镇定和庄重。但在第二次受鞭打后,将十字架放在他身上时,他的血肉之躯因体力不支,晕倒在重负之下。

  跟在救主身后的群众,眼看他软弱而蹒跚的脚步,没有表示任何恻隐之心,反而因耶稣不能背负这沉重的十字架而嘲笑、辱骂他。他们再次把重负放在他身上,他又晕倒在地。逼迫他的人才知道,他实在背不起这付重担。有谁愿意背这耻辱的担子呢?犹太人都不肯背,因为恐怕沾了污秽,不能守逾越节。连那些跟从他的杂乱群众中,也没人愿意屈身来背这十字架。

  这时有个陌生的古利奈人西门从乡下来,正与队伍相遇。他听到群众的嘲笑和他们所讲的恶言恶语,又听见他们多次轻蔑地说:给犹太人的王让路呀!他当时就惊讶地站住了。他脸上露出了同情之色,他们便抓住他,把十字架放在他的肩上。

  西门曾听说过耶稣的事;他的几个儿子也都是相信救主的,但当时他自己还不是主的门徒。西门背十字架到髑髅地去,实为一种福分。从此以后,他总是为这次恩遇而感激不已。这次经验,使他以后一直甘愿背起基督的十字架,并始终愉快地站在十字架的重负之下。

  跟随那“未被定罪”者到刑场去的人中,有不少妇女。她们的注意力全在耶稣身上。其中有些从前见过他;有些带过患病和受苦的人到他面前;有些自己得到过他的医治。现在有人把最近发生的事告诉她们;她们不明白众人为何对他们所挚爱,并为之心碎的救主如此怀恨。尽管丧心病狂的暴徒在发作,尽管祭司和官长们穷凶极恶,这些妇女还是表露对耶稣的同情。当耶稣晕倒在十字架下时,她们就禁不住号啕痛哭起来。

  惟有这件事引起了基督的注意。他虽因背负世人的罪孽而饱受痛苦,但对忧伤的表示,并非不关心。他以慈爱的怜悯望着这些妇女。她们不是他的信徒,他也知道,她们并非因他是上帝所差来的而为他哀哭,而是感于人间怜悯之情。他没有轻看她们的同情心,但自己对她们生出更深切的同情,说:“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基督从他目前的处境,展望到耶路撒冷被毁的时候。到那可怕的日子,许多现在为他哀哭的人,必要和她们的儿女一同遭劫。

  从耶路撒冷城陷落的情景中,耶稣想到更大的审判。这恶贯满盈的城邑被毁,正是预指那必将临到全世界的最后毁灭。他说:“那时,人要向大山说:‘倒在我们身上!’向小山说:‘遮盖我们!’这些事既行在有汁水的树上,那枯干的树将来怎么样呢?”耶稣用有汁水的树代表自己无罪的救赎主。上帝既让他对罪的愤怒落在他爱子身上,那继续犯罪的罪人将要受何等的痛苦呢?顽固不化、拒不悔改的人,将要承受一种言语所无法形容的痛苦。 

  跟随救主到髑髅地的群众中,有许多人在他骑驴荣进耶路撒冷时,曾欢呼“和散那”,手里摇着棕树枝伴随着他。但不少当时随声赞美他的人,如今却又参加呼喊:“钉他十字架!钉他十字架!”了。当耶稣骑驴进耶路撒冷时,门徒的希望达到了顶点。他们贴近夫子,觉得与他联合是无上荣耀的事。现在他受屈辱时,反倒远远落在后面,不敢紧跟他了。他们心中充满忧伤,并因失望而垂头丧气。这种情景是多么确切地应验了耶稣所说的话:“今夜,你们为我的缘故都要跌倒。因为经上记着说:‘我要击打牧人,羊就分散了。’”(太26:31)

  到了刑场,犯人就被绑在苦刑的架子上。那两个强盗在绑他们的人手下,拼命挣扎,但耶稣却不抵抗。耶稣的母亲,由那蒙爱的门徒扶着,步步跟着儿子到髑髅地。她看到耶稣在十字架之下的重负下晕倒,就恨不得能用手托住他受伤的头,擦洗那在婴孩时常依偎在她怀里的额。但她没有得到最后安慰儿子的权利。她和门徒一样,希望他施展他的权力,救自己脱离仇敌之手。但她一想到耶稣对当前的事所讲过的预言,她的希望就破灭了。当那两个强盗被绑到十字架上时,她肝肠欲裂,提心吊胆地在旁看着。难道那叫死人复活的一位能让人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吗?难道上帝的儿子能让人这样残忍地杀害自己吗?难道她必须放弃耶稣是弥赛亚的信心吗?难道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侮辱、受伤害,连在他受苦时帮帮他的这点权力都没有吗?她看到耶稣的双手伸在十字架上,有人把锤子和钉子拿来,当钉子钉入那柔嫩的皮肉时,耶稣的母亲已经晕倒,有几个伤透了心的门徒扶着她,离开了这个可怕的场合。

  救主没发一句怨言。他的面容依然镇静沉着,额上冒出大滴汗珠。此时却没有怜爱的手为他擦去这死荫的寒露,也听不到一句同情的话和向他效忠的表示来安抚他的心灵。当兵丁执行他们残酷的任务时,耶稣为仇敌祷告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他忘了自己的痛苦,只想到那些逼迫他之人的罪,以及他们将要受到的可怕报应。他没向虐待他的兵说一句咒诅的话,也没向那些因阴谋得逞而得意忘形、满脸狞笑的祭司和官长们说一句复仇的话。基督怜悯他们的无知和罪恶,只提出了赦免他们的理由:“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如果这些人知道自己所虐待的人,就是那位来拯救犯罪的人类脱离永远灭亡的主,他们就必满心悔恨而惊恐。但他们的蒙昧无知不能免去他们的罪;因他们原是有机会认识耶稣,并接受他为他们的救主的。其中有些人还会看出自己的罪而悔改归正,而另有一些人则因自己的顽固不化,而使基督的祈祷不能实现在他们身上。虽然如此,上帝的旨意总是要成全的。这时,耶稣正在取得作人类中保的权利。

  基督为他的仇敌所献的祈祷,包括全世界,包括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其末了的一切罪人。每一人都负有钉死上帝儿子的罪。赦罪之恩也白白赐给每个人。“凡愿意的”,都可以同上帝和好,并承受永生。

  耶稣一被钉上十字架,就有几个壮士把木架举起,使劲地插进掘好的洞里,使上帝的儿子受到剧烈的痛苦。彼拉多用希伯来、希腊、拉丁三种文字,写了一块牌子,安在十字架上耶稣头的上方。牌子上写的是:“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这几个字使犹太人非常不满。在彼拉多的法庭上,他们曾喊叫说:“钉他在十字架上!”“除了该撒,我们没有王。”(约19:15)他们还说:凡承认别人为王的,就是叛徒。现在彼拉多写的正是他们所表达的情绪。没有题到任何罪状,只说耶稣是犹太人的王。这实际上说明犹太人对罗马政权的服从。就是说,凡自称是犹太人的王的,都要被他们定为该死的。可见祭司们害人者害己,是作茧自缚。当他们设计谋害基督时,该亚法曾宣称,一个人为通国死是有益处的。现在他们的伪善被揭穿了。为了除灭基督,他们连民族的存在也准备断送了。

  祭司们看出自己所做之事的真相,就要求彼拉多把牌子上的话修改一下,他们说:“不要写‘犹太人的王’,要写‘他自己说我是犹太人的王。’”但彼拉多因悔恨自己先前的软弱,又鄙视这些嫉妒成性、老奸巨滑的祭司和官长们,就冷淡地回答说:“我所写的,我已经写上了。”

  其实,那把牌子安在耶稣头上的,是比彼拉多或犹太人更有权力的一位。上帝的意思,是要藉这块牌子唤起人们的思考,使他们查阅圣经。基督被钉的地方靠近耶路撒冷。当时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聚在城里。所以,宣布拿撒勒人耶稣为弥赛亚的牌子,必引起他们的注意。牌子上的这句话是活的真理,是上帝所指引的手写上去的。

  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苦难,应验了先知的预言。在救主被钉之前数百年,他早已预言弥赛亚所要受的虐待。他说:“犬类围着我,恶党环绕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我的骨头,我都能数过,他们瞪着眼看我。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诗22:16-18)那有关他衣服的一段预言应验时,耶稣的朋友或仇敌都没有参加意见,或者予以阻止。耶稣的衣服被那些钉他在十字架上的兵丁没收了。基督听见他们分衣服时引起的争吵。基督的里衣没有缝,是上下一片织成的;他们说:“我们不要撕开,只要拈阉,看谁得着。”

  救主在另一段预言中宣称:“辱骂伤破了我的心,我又满了忧愁。我指望有人体恤,却没有一个;我指望有人安慰,却找不着一个。他们拿苦胆给我当食物;我渴了,他们拿醋给我喝。”(诗69:20,21)当时在十字架上受刑的人,可以服一种麻醉剂,以消除疼痛。这药也有人拿给耶稣,他尝了就拒绝喝。他不愿喝任何麻痹心灵的东西。他的信心必须紧紧握住上帝,上帝是他唯一的力量。如果受麻醉,就会给撒但留下可乘之机。

  耶稣挂在十字架上时,他的仇敌尽情在他身上泄恨。祭司、官长和文士们会同暴徒讥诮奄奄一息的救主。在基督受洗和登山变像时,曾有人听见上帝的声音宣布基督为上帝的儿子。后来,基督被卖的前夕,有天父的话证实基督的神性。但现在那从天上来的声音却静默无声。人们听不到一句有利于基督的见证。他独自一人忍受着恶人的侮辱和讥诮。

  他们说:“你如果是上帝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他若是基督,上帝所拣选的,可以救自己吧!”在旷野试探中,撒但说:“你若是上帝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太4:3,6)如今撒但和恶使者装扮成人,也站在十字架旁。这恶魔的魁首和他的从者,正与祭司和官长们合作。民众的教师们已鼓动无知的暴徒,对他们从未见过的基督作出审判,他们许多人只是到被迫作见证时,才初次见到他。祭司、官长、法利赛人和无情的暴徒,正在恶魔般的疯狂中,携手同谋。宗教领袖们与撒但和他的恶使者纠合在一起,唯撒但的旨意是从。

  身受痛苦、奄奄一息的耶稣,对祭司们所说的话句句都听见了。他们说:“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以色列的王基督,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叫我们看见,就信了。”基督很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但是,正因为他不愿救自己,他才能给罪人以蒙上帝赦免和眷顾的希望。

  那些自称为解释预言者讥诮救主的话,恰巧在讲说旧约圣经所预言,他们在此场合所要讲的话。他们却盲然无知,没觉察自己正在应验先知的话。他们讥诮说:“他倚靠上帝,上帝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因为他曾说:‘我是上帝的儿子。’”他们一点也没想到,他们的见证要传到万代。这些话虽然是用讥诮的口吻说出来的,却令人空前热心地去查考圣经。智慧人听到这些话之后,就去查考圣经、默想、祷告。有些人孜孜不倦地以经解经,直到他们明白基督的使命为止。人对基督的认识,从来没像他钉在十字架上时那么普遍。在许多看见十字架的情景,听见基督讲话的人心中,真理的光正在照耀。

  在十字架上受惨痛的耶稣所得的一丝安慰,就是一个悔改的强盗的祷告。那两个与耶稣同钉十字架的人,起初也讥诮他。有一个在痛苦折磨下,变得更穷凶极恶了,他的同伴却不然。他不是死了心的违法之徒;他曾被不良的同伴引诱步入歧途,但他的罪比许多站在十字架旁辱骂救主的人还小。他见过耶稣,也听过他讲道,他的教训使他有所感悟;但因受祭司和官长的影响而离开了他。为求堵住良心的自责,他就在罪恶泥坑里越陷越深,直到被捕、受审,并被判处钉十字架的死刑。他在审判厅里和去髑髅地的路上,都同耶稣在一起。他听见彼拉多说:“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约19:4)他曾注意耶稣那神圣的风度和他对折磨他的人所怀的怜悯和宽恕。在十字架上,他看见许多大宗教家伸着舌头奚落耶稣。他听到犯罪的同伙跟众人骂他,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他也听见过路人重述耶稣的话,讲说他的作为。这强盗重新确信:这人必是基督。于是应声责备那人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上帝吗?”两个垂死的强盗对世人再没啥可怕的,但其中一人却深深感悟:有一位上帝应该惧怕,有个使他战栗的未来。他这沾满罪污的人生史快要结束了,便说:“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

  现在这强盗明白了。既无怀疑,也无怨恨。刚被定罪时,他是灰心绝望的;这时却生出微妙而甜美的思潮。他想起从前听见的有关耶稣的事:他怎样医治病人,赦免罪恶。他听到过那些信耶稣,并哭着跟随他的人所说的话;他刚看见并念过那安在救主头上的名号;听到过路人在念这名号;有些人是带着悲伤颤抖的声音,另一些人是在打趣讥笑地念着。同时有圣灵启发他,于是一连串凭据逐渐连结起来了。在被压伤、受戏弄,并挂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身上,他看出了那除去世人罪孽的上帝的羔羊。当这无依无靠而濒临死亡的生灵,全然投靠濒临死亡的救主时,他发出希望和痛苦相交织的喊声说:“主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注1)

  他立时得了答复:音调柔和、悦耳的话里满有慈爱、怜悯和能力:“我今日实在告诉你,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注2)

  在受惨痛的漫长时间里,辱骂和嘲笑的话,一直落在耶稣耳中。就是被挂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所听到的,仍旧是讥诮和咒诅的声音。他是多么渴望能从门徒口中,听到表示信心的话呀!可是他只听见悲叹的话说:“我们素来所盼望要赎以色列民的,就是他。”所以,这垂死的强盗说的带有信心和爱心的话,使救主得到何等的喜悦啊!正当犹太人的领袖弃绝他,而且连门徒都怀疑他的神性时,那可怜的、垂死的强盗却称耶稣为主。从前,在他行神迹时,以及后来在他从坟墓里复活时,倒有很多人愿意称他为主,可是当他被挂在十字架上时,除了因悔改而得救的强盗之外,竟没有一个人认他为主。

  注1:“主啊”之称译自英文钦订本,以某些古卷为根据。
  注2:原文字句的排列使本节经文可有两种译法。根据本章下文的解释,此译法较为合理。译者

  当那强盗称耶稣为主时,旁观者也听到了他的话。这忏悔者说话的声调引起他们的注意。在十字架下为基督的衣服争吵,并为他的里衣拈阄的人,也停下来倾听。他们愤怒的声音止息了。他们屏息地望着基督,并等着听这一位垂死者的答复。

  当基督说出那句应许的话时,笼罩在十字架上的乌云好像被一道明光穿透。忏悔的强盗,当时就得到蒙上帝悦纳的完全平安。基督在他的屈辱中得了荣耀。众人以为是被征服了的一位,现在反而成为征服者。终于有人承认他是担当罪孽的主了!世人尽管在他的肉体上行使他们的权柄;他们尽管用荆棘的冠冕刺破他的额角;他们尽可以剥去他的衣服,并为分衣服而争吵;可是他们不能剥夺他赦罪的权柄。他在临死的时候,为自己的神性和天父的荣耀作了见证。他的耳朵并非发沉不能听见,他的臂膀并非缩短不能拯救。凡靠他进到上帝面前来的人,他有无上的权柄能将他们拯救到底!

  “我今日实在告诉你: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基督并没有应许那强盗,当天就同他在乐园里,因为当天他自己没有到乐园去。他却是睡在坟墓里,及至复活的早晨他说:“我还没有升上去见我的父。”(约20:17)但他的应许,是在钉十字架的那一天,就是表面上失败与黑暗的日子发出的。“今日”,当基督作为罪犯死在十字架上时,他向那可怜的罪人保证说:“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的强盗,“一边一个,耶稣在中间。”这是祭司和官长们所安排的,基督被放在两个强盗中间,是要表明他是三个罪囚中的首恶。这样就应验了圣经的话:“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赛53:12)但是祭司们没有看出他们这一行为的全部意义。耶稣与强盗同钉,是“在中间”;照样,他的十字架也是树立在陷于罪恶的世界中间,而且他对忏悔的强盗所说赦免的话,已点燃一盏明灯,其光芒必照到地极。

  众天使惊奇地看到耶稣无穷的慈爱,他虽然身心遭受着最剧烈的惨痛,但仍然只为他人着想,并鼓励悔改的人要相信。在他的屈辱之中,他以先知的身份,向耶路撒冷的女子讲话;以祭司和中保的身份,求父赦免杀害他的人;又以救主的身份饶恕忏悔之强盗的罪。

  当耶稣望着四围的群众时,有一人引起他的注意。他的母亲由门徒约翰扶着,站在十字架下。马利亚不忍心离开她的儿子。约翰知道夫子已临终,故把母亲又带到十字架跟前。基督临死时,还是挂念着母亲。他望着母亲悲伤的脸,再向约翰一望,对她说:“母亲,看你的儿子!”又对约翰说:“看你的母亲!”约翰明白基督的话,并接受了他的委托。他立即就接马利亚到自己家里,从那时就孝顺地照应她。哦,这位可怜而有爱心的救主,在他肉体一切痛苦和精神的折磨之中,仍惦记着母亲!他没有留下金钱,让她安度晚年;但有个约翰与他最为知心,所以他就将母亲当作一份宝贵的遗产留给约翰。这样,他就为母亲预备了她最大的需要:一位因她爱耶稣而爱她的人的体贴和孝顺。约翰以她为神圣的委托接待了她,实在是得了极大的福分马利亚能经常使约翰想起他所爱的夫子。

  基督孝敬父母的完全榜样,在历代的幽暗中,放出了明亮的光辉。三十年来,耶稣以每日的辛劳,帮助母亲肩负家庭的重担。现在,就是在他最后的惨痛中,还想着为他忧伤寡居的母亲作妥善的安排。主的每个门徒,也必须表现这同样的精神。凡跟从基督的人都会感受到,孝敬父母,赡养父母,是他们宗教生活所必须的一部分。凡心中存有基督之爱的人,他们的父母应永远得到细心、周到的侍奉和深切、柔和的孝顺。

  此时,荣耀的主正在十字架上,为作人类的赎价而将身亡。基督舍弃宝贵的生命时,并没有胜利的喜乐鼓舞着他。虽然此刻对他来说尽是残酷,尽是幽暗,然而,那压在他身上的重担,并不是对死亡的恐惧。那使他遭受言语所无法形容之惨痛的,也不是十字架的疼痛和耻辱。基督是最能吃苦的。他此时的痛苦,是因感觉到罪的极度凶险和深知人类因习于行恶已看不出罪恶的可怕。基督深知罪在人身上的势力是多么根深蒂固,而且愿意挣脱罪恶势力的人又是何等稀少。他也知道,若不得上帝的帮助,人类必然灭亡。但他又看到,千万人在可能得帮助时竟趋于沉沦。

  我们众人的罪孽,都放在我们的替身和保人基督身上了。为了救赎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他被称为有罪者。因此,亚当每个子孙的罪,这时都重重地压在他心上。上帝对罪恶的愤怒,对不法之事所显出的憎恶,使他的儿子心中惊恐不已。基督一生都在向堕落的世界宣讲天父的怜悯和赦罪之爱的佳音。他讲论的主题,是罪魁得蒙救恩的喜讯。可是,如今他既担负着可怕的罪担,就看不见天父慈爱的圣颜了。上帝在救主受最剧烈痛苦的时刻向他掩面,使他肠断心碎,其伤痛是世人永不能充分明白的。他心灵上的剧痛, 使他几乎感觉不到肉体上的痛苦。

  撒但用猛烈的试探袭击耶稣。救主此刻不能透过坟墓的门看到未来。希望没能让他看见自己以胜利者的姿态从坟墓里出来,也没能告诉他,天父会悦纳他的牺牲。他只怕罪恶在上帝眼中极为可憎,甚至他必须与上帝永远分离了。基督这时所忍受的,就是将来他不再为罪人代求时,每个罪人所必要受到的惨痛。上帝儿子所喝的苦杯之所以如此苦涩,甚至使他心碎,乃是因为他替人类“成为罪”,以致上帝的愤怒降在他身上。

  众天使目睹救主绝望的悲痛,不胜惊异。天上的全军掩面回首,不忍再看这一幕可怕的景象。连自然界也向它受尽凌辱、奄奄一息的创造主表示同情。日头也拒绝看这一可怕的惨景。正当中午灿烂的阳光普照大地时,忽然它被掩没了。深沉的黑暗像棺罩一般,包围着十字架。“从午正到申初,遍地都黑暗了。”那时并没有日蚀,(译者按:逾越节值正月十四,月望期;日蚀必定是在月朔。)也并非其它任何自然现象造成这无月亮、无星光、黑如夜半的幽暗。这乃是上帝为了坚固后世众人的信心,所赐下的神奇见证。

  上帝的圣颜藏在深沉的黑暗中,“他以黑暗为藏身之处”,(诗18:11)使人的眼睛看不见他的荣耀。那时,上帝和他的圣天使都在十字架旁,有圣父与他的圣子同在。然而,他的圣颜并未显露。倘若他的荣耀从黑暗中显耀出来的话,凡看见的必被毁灭。而且在那恐怖的时辰,基督不可得到天父与他同在的安慰。“他独自踹酒榨,众民中无一人与他同在。”(赛63:3)

  上帝用那次深沉的黑暗,来遮掩他儿子人性的最后的惨痛。凡看见基督受苦的人,无不感悟到他的神性。人一看到他的面容,就永远不会忘记。该隐的面孔怎样表露他杀人的罪辜,照样,基督的面容也显明他的无罪、恬静、慈祥上帝的形象。但是控告他的人,偏偏不理会这上天的标记。讥诮他的人群,已经目睹基督经受长时间的悲痛。现在慈怜的上帝要用黑暗为外披,把他遮蔽起来。

  这时,死亡的沉寂笼罩着髑髅地。聚集在十字架周围的群众,被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所震慑。他们咒骂和讥诮的话,说了半截就止住了。男女老少都仆倒在地。从黑暗中,不时有炽烈的闪电,照出被钉十字架的救主。祭司、官长、文士、兵丁和暴徒,都以为他们遭报的时辰已到。过一会,有人轻声说:耶稣要从十字架上下来了。有些人在设法摸索着回到城里去,一路捶着胸,惧怕地哭喊起来。

  约在申初(午后三时),黑暗从众人之中消散了,但仍笼罩在救主四围,象征着那压在他心上的痛苦和悲伤。没有人能看透那包围十字架的黑暗,更没有人能测度那笼罩在基督心灵上的、更深沉的幽暗。狂怒的闪电,似乎都向挂在十字架上的主袭来。随后,“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当外围的黑暗笼罩着救主时,许多人感叹说:上天的报应落在他头上了,上帝愤怒的雷霆向他发作了,因为他自称是上帝的儿子。许多相信他的人,听见他绝望的喊声,他们的希望也破灭了。如果上帝已离弃耶稣,他的门徒还能信靠什么呢?

  及至黑暗从基督沉郁的心灵上消退时,耶稣便感觉到肉体的痛苦了。他说:“我渴了。”一个罗马士兵看到他焦干的嘴唇,动了恻隐之心,拿海绒蘸满了醋,绑在苇子上,递给耶稣喝。但祭司们仍在嘲笑他的痛苦。当黑暗笼罩全地时,他们心里惧怕起来;及至他们的恐惧消失之后,他们又怕耶稣从他们的手中逃脱。他们误会了他所说的:“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的意思;所以,轻蔑地说:“他叫以利亚呢。”他们拒绝了这减轻他痛苦的最后机会,便说,“且等着,看以利亚来救他不来。”

  那无瑕无疵的上帝的儿子,挂在十字架上,因受鞭打而遍体鳞伤。那常伸出来为人祝福的双手,被钉在木头上;他那双为施爱于人而不倦奔走的脚,被长钉子钉在木头上;君王的额角被荆棘作的冠冕所刺伤,发颤的嘴唇发着悲哀的喊声。他所受的这一切从他的头、手和脚上所滴下的血点,他那全身抽搐的痛苦,以及那因天父向他掩面而使他心中充满的说不出的悲惨是在向每一个人说明:上帝的儿子愿意背负罪恶的重担,乃是为你!为你,他攻破了死亡的关塞,敞开了乐园的门户;那曾平息怒涛,并在澎湃的巨浪上行走,使鬼魔战惊,病魔逃匿,使瞎子重见光明,死人起死回生的主,如今竟将自己献在十字架上作为赎罪祭。这一切都是因爱你而作的!那背负罪孽的主,忍受上帝的义怒,竟为你的缘故“成为罪”。(林后5:21)

  观众肃静地看着这幕惨剧的结束。太阳又重新出现,但十字架仍被黑暗笼罩。祭司和官长们向耶路撒冷望去,不料,那浓厚的黑云已笼罩全城和犹大地高原。公义的日头,就是世界的光,此时从那一度蒙爱的耶路撒冷收回了他的光芒。上帝愤怒的雷霆,将要向这注定遭劫的城发作了。

  忽然,黑暗从十字架上完全消散了。耶稣就用清楚宏亮、响彻宇宙的声音喊叫说:“成了!”“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有光环绕着十字架,救主脸上发出荣光如同日头,随后他头垂胸前,死了。

  在那恐怖的黑暗中,基督明显地被上帝离弃了。那时基督喝尽了人类祸患之杯最后一滴苦汁。在那可怕的几小时里,他惟有信赖天父过去悦纳他的凭据。基督熟知他父的品德;他明了他的公义、他的怜悯和他的大爱。基督凭着信心,仰赖他向来所乐意顺从的父。因此,当他顺服地把自己交给上帝时,先前所有不蒙天父喜悦的感觉就消失了。基督因信而得了胜。

  地上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景象。众人呆呆地站着,屏着气凝视救主。黑暗再度遮盖了全地。众人听到轰轰隆隆的声响,如同打大雷的声音。于是地大震动,顿时呈现一片杂乱惊慌的景象。在四围的高山上,大块岩石被震下来,滚落到山脚的平原上。许多坟墓裂开了,尸首从里面震了出来,祭司、官长、兵丁、刽子手和众人都惊恐万状,仆倒在地,不敢作声。

  基督呼喊:“成了”的时候,祭司正在供职,是献晚祭的时间。预表基督的羔羊已经牵来,正预备宰杀。祭司穿着寓有属灵意义的华丽外袍,站在那里,举起刀来,好像亚伯拉罕将要杀他儿子时的姿态。群众正聚精会神地观看。忽然大地震动,因主亲自临近了。圣殿的幔子被一只看不见的手,从上到下撕为两半。将那一度为上帝临格的荣光所充满的至圣所,暴露在众人眼前。古时的云柱火柱曾在此停留。上帝曾在这里的施恩座显出他的荣光。除了大祭司之外,从来没人能揭开这道分隔至圣所同圣殿其他部分的幔子。只有大祭司能一年进去一次,为百姓赎罪。但不料,这幔子已裂为两半。从此,地上圣殿的至圣所再不是神圣的所在了。

  到处是一片惊恐,一片慌乱。祭司正要宰杀祭牲的时候,刀从他发软的手里掉在地上,羊也逃走了。在上帝的儿子断气时,表号与实体会合,那最大的牺牲已经献上,一条又新又活的路已为众人预备。从此以后,救主耶稣要在高天之上,担任祭司和中保的职务。当时好像有声音向殿中礼拜的人说:一切为罪而献的祭物与牺牲就此告终。上帝的儿子已经照他以下的话来过了:“上帝啊,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来10:7)他“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来9:12)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