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路 真理 生命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日志

 
 
关于我

耶稣基督讲过一句话:「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这个挑战至今已两千年了,没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因为他是人间的至圣者,他是上帝自己来到人间做人 -- 道成肉身。孔子求道,盼望有一天早上听到道,那当晚死了也心甘情愿。孔子求道,耶稣基督是道来找人,不是人去找道,感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世人皆醉,谁是独醒人? (施玮)  

2015-02-25 22:49:06|  分类: 基督信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牧是个非常具有忧国忧民情怀的诗人,而这首诗也让我们看见今天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中,这种世事变幻的世代,我们应当做一个怎样的人。杜牧这首诗共有四句,他赠给渔父其实也是赠给自己。“芦花深泽静垂纶,月夕烟朝几十春。自说孤舟寒水畔,不曾逢着独醒人。”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杜牧的《赠渔父》。我选择这首诗来作为我们欣赏七言唐诗的最后一首。

谁是独醒人?

这首诗描写渔夫其实也是描写自己,他在芦花深处水泽之上垂钓,江水如此的安宁,不问世事,伴着明月伴着朝夕,往往复复几十春。前两句描写了一种不问世事的情景。我们可以想见在都市之外的远处,在世事之外一片荒茫的沼泽江河之滨,芦苇掩映,芦苇、芦花一簇簇,白了、黄了、谢了。一簇簇捧起像一团团的花絮随风飘摇,在芦花深处,渔人撑着一只小舟在那里钓鱼。“垂纶”的纶是钓鱼的一种丝线。

“自说孤舟寒水畔”,意思是杜牧借着渔夫的口说,自己多年来游遍了这避静的水域,却从不曾见屈原那样举世独醒的高人。因为没有人烟,避远寂静的水域,同时也暗指这一带曾是当年流放大诗人屈原的地方,这使我们想到屈原的悲愤游吟。

屈原的楚辞《天问》有一篇《楚辞·渔父》里面曾经写过屈原被流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稿。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间大夫软?何故致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谁是独醒人?

是因为举世都浑浊了,而我独自保留着清洁、干净;众人都醉了,而我独自醒着。于是我被流放了。这两句记载的屈原所说的话也是我们常常所引用的,“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在这里被杜牧用来说在这远离闹市,不问世事的地方,孤舟寒水畔多年以来、几十春不曾看见一个独醒人。有时候我们真的会觉得我们看不见什么独醒人,在这混乱的世间似乎再也没有了屈原那样问天的人。

    在中国文化中,早期老子、孔子都会问天,或者知道要敬天而远之,或者追寻天意,或者至少是敬鬼神而远之。但是今天的人再也不会像孔子那样盼望“朝闻道夕死可矣”,再也不会介意“往来纷杂”,我们的心“往来纷杂”成了常态。我们也不需要分醉和醒,甚至也分不清是醉和醒,分不清是清是浊,甚至以为清只是天上的事,浊才是人间的正常,醉才是生命的常态。醒的确是痛苦的事,何必醒来呢?匆匆一生。既然我们是从猴子演变而来的,又会回到泥土之中,那又何必要清醒,何必清醒着面对苍天的问询,何必清醒着看自己的良心,何必清醒着看世事的变化,又何必清醒着面对自己呢?

杜牧这样一位忧国忧民的诗人,他说“不曾逢着独醒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他是觉得自己是个独醒的人。我常常在想什么叫独醒,中国文人一直有一个倾向,就是认为如果能够在朝廷做官就要做一个谏官,直言谏上。如果被贬或者不能再做官了,那就成为一个独醒者,成为一个愤世嫉俗的人。

谁是独醒人?

今天我们应该如何在这个社会中独醒呢?今天这个社会是格外的混杂,今天后现代的世代有各种的理念真是“往来纷杂”。我们已经打倒了权威,然而,人人都成为自己的权威;我们不再尊重什么传统,然而,人人虽然不为“传统”所捆绑,却被我们里面的私欲捆绑。我们以为自由就是走出了各种限制,甚至也走出了我们里面良心的限制,走了我们里面审美的限制、道德的限制。当然,我们更想走出宗教限制的同时,其实我们也想走出上帝写在我们心版那个“律”的限制。

可是,我们自由了吗?我们走出了那些限制,我们最终却走不出自己情欲的限制,我们走不出自己罪的捆绑、私欲的捆绑。

我们“自由”地飞翔着,但最后发现,我们飞翔的天地只有我们这个自己的“我”那么小。我们以为可以挣脱一切的索缚,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判定一切,我们追求公平,我们从自己出发来定是非、论善恶,但我们最终却发现我们定得了善恶吗?甚至何为善、何为恶我们都并不清楚,在我们的情感和理性中都是混乱的。昨天我以为恶的在今天也许把它看做善,昨天我追求的今天也许淡忘了,到明天甚至厌恨。对爱情是如此,对人生是如此,对金钱何尝不是如此?我们要得着金钱,最后金钱却得着了我们;我们要使用金钱,最后我们成了金钱的奴仆。所有我们心中的私欲所要的,我们最后都做了它的奴仆。


我认识许多的年轻的网友,从他们身上我常常看见自己的过去甚至是自己的今天。我看见那些愤青们忧国忧民,看见像李敖一样指责世界的罪,指责每一个人的罪;但是,我也非常想在网上、在青年的谈话中看见那爱。也许我指责这马路上不干净,指责交通环境不好,指责人没有爱是容易的;但是要我每时每刻遵守交通规则,要我每日去给一个孤寡老人送一碗汤,给流浪汉送一条棉被;甚至是要我去做一些力所能及,却于己无利的事情却是难的。

就说美国文化和中国文化,很多人在羡慕美国文化,说中国应该像美国那样才更适合生活,赞叹那种生存环境,他们最赞叹的常常都是美国的小事情。比如说,清早看见人都会打招呼问声好,随时随地你走在马路上,你要过马路的时候车子会为你让道。这些在中国都没有,但是回头想,中国这样的环境难道不是我们造成的吗?如果我们不是指责而是当我们走在路上看到人就能够展开一个笑容,如果我们开车看到前方有人就停一停,那不是更好吗?但事实上,这也更不容易。

谁是独醒人?
    所以,我想,忧国忧民,对于一个基督徒来说,当效法谁?是效法《天问》的屈原,是效法他不与浊世混同而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甚至投江明志吗?我想今天的我心里希望效法耶稣基督,效法他来到这浊世之中成为人生命的光,效法他来到彼此自私的人中间成为那舍己的爱。作为忧国忧民者,用爱来忧国,用爱来忧民,做一个独醒者,真是还不如做一个将一碗醒酒的汤送到醉酒人身边的那一位。

谁是独醒人?

亲爱的恩主,何等感谢你改变了孩子,让我从一个批评者改变成一个愿意在这世界上承担的人,让我从一个旁观者改变成一个愿意与哭泣的人同哭,与欢乐的人同笑的人。主啊!是你所做的一切成为人真正的榜样。

也许在芦花深处,也许在城市钢筋混凝土之间,我们都可以成为那个独醒者,但我们更可以成为唤醒众人与我们共同仰望天道的人,成为盼望和爱的传递者。我们的爱能够传递从天来的那道亮光,那光正照在坐在黑暗地里哭泣的人脸上、心中,让众人有勇气也有能力醒来。

主,谢谢你!奉主耶稣基督名祷告,阿们!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