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路 真理 生命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日志

 
 
关于我

耶稣基督讲过一句话:「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这个挑战至今已两千年了,没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因为他是人间的至圣者,他是上帝自己来到人间做人 -- 道成肉身。孔子求道,盼望有一天早上听到道,那当晚死了也心甘情愿。孔子求道,耶稣基督是道来找人,不是人去找道,感谢上帝。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战争, 离中国到底有多远?  

2016-07-23 14:5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句诗可能正是眼下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心境的写照。不久前因为美国单方面对他和他的忠心的手下们进行的制裁,他的心情糟透了。

但如今在朝韩之间维系平衡关系的中国大陆和他的宿敌关系渐远,而且由于韩国在军事和安全领域向美日安保同盟靠近令中国大陆对其更为倚重,这比一场战役所能取得的效果还让他舒心。

美韩最终决定不理会中国大陆的反对,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这一决定基于其至关重要的安全利益,朝鲜核与导弹能力日益增强是眼见的事实,尽管它们对美国本土的威胁令人怀疑,但却可能有足够的能力对韩国全境及美国在亚太的目标进行打击。

韩国指控中国没有有效地约束朝鲜发展核与导弹能力,却对其主权和内政事务说三道四,这有悖于中国一贯的反对干涉别国内政的逻辑。它与美国合作进行反导系统部署,是为了自身安全所实施的必要举措。

有分析认为,中国不顾自身传统的外交原则,坚决反对美韩部署萨德系统,最关键的,还不是由于美韩将对中国的军事动向了如指掌,而是由于中国在境内部署的维稳措施将暴露于美国的监控之下,在发生不可测事端的时候,可能陷入被动。这跟中国新国家安全学说将政治安全视为核心,是一致的。

事实上,美国对中国新政府自成立伊始,就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定位为两国关系发展的新战略不以为然,最根本的因素,即是中国期冀用和平换政治稳定的意图,不受美国接纳。

东北亚局势的新进展说明,中国“成功”地将原本三心二意的韩国推入了美国的“怀抱”,同时,它对朝鲜的约束能力并未见长。这将意味着它“不允许朝鲜半岛生乱”的实际能力将受到削弱,同时也使朝鲜半岛以致整个东北亚成为中国大陆东北方向一个严峻的不安全区域,成为新的战争的可能策源地。

从东北亚往南看,东海亦不平静。大陆舆论集体忽视了在日本刚刚发生的一个重大事态。以修宪作为立党之本的日本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理论上鹰派的安倍晋三有可能利用在参议院掌握的三分之二多数,推动修改宪法,改变1947年以来的日本宪法关于和平的表述,为其参与区域战争铺平道路。

大陆舆论的反应看上去很滑稽,如此重大的攸关其战略安全利益的事变,在中国大陆各大网站竟然没有突出报道,翻遍各大网站首页及各栏目均无其痕迹。原因你懂的……

安倍晋三在选战中再次大获全胜,固然与其国内政策具有密切关联,但他的外交政策及因应地缘政治变化而采取的战略举措受到认同,无疑也是重要原因。安倍已经推动落实了“安保关联法”,中国日益增强的具有浓郁民族主义风格的对外政策,将会进一步促成安倍推动和平宪法转型,也是可预期的事。

在此情况下,中日在钓鱼岛的争端走向战争化是一个可能的方向。

再往南看,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仲裁案裁决公布在即。大陆的对策从“不接受,不参与”的既定方针步步后退,直到仲裁案公布前夕,全方位进行外交努力,力阻仲裁案公布,但在毫无收效后,不仅不对之前的对外策略进行反思,反而进一步升级态势,聚合三大舰队精锐武装,派遣四位上将在南海相关海域进行的针对性极强的军事演习中督战。

这样做的结果是,在国际社会留下了中国蔑视并以武力对待国际法和国际规则的坏印象;展示了中国大陆军事实力的强大,并对周边国家形成威慑;显示了大陆理亏,不敢通过国际海洋法庭机制去裁决相关争议,文斗不行,就以武力解决的策略昭然天下;有没有解决问题?没有…..

此事的必然逻辑发展是,在周边国家看来,中国是个不讲理并动不动对外进行武力恫吓,试图依靠军事威胁压迫其接受单方面主张的国家,作为单一国家,没有任何国家可以与其对抗,即令是东盟抱团,也无法应对中国的强大军事力量。

那么,它们首先将继续强化自身的团结与合作,强化东盟这一区域合作组织并向安全领域延伸;接下来,它们更加仰赖域外国家的强力介入,特别是对美国、日本、欧盟甚至俄罗斯、印度等国家抱有强烈期待;更加强调国际法和国际规则的重要性,武力方式将带来严重损失,国际法和国际规则是约束区域大国的最合算方式。

顺便说一句。南海大军演让大家了解了大陆所谓军改究竟是怎么回事。联合参谋部的一位副总长、海军司令员、政委和南部战区司令员四位上将在前线指挥,它们分属三个体系,级别一样,互不统属。中国有句老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前线作战,务要任命一位主将,拥有临机处置的便宜行事之权。不过,军改后的指挥体制,明显是令三个体系相互制约与监督,并将前线的统帅权归属于最高层,真要打起战来……

南海周边国家中除了个别国家严重依赖中国的经济援助而明显站在中国一边(比如柬埔寨),其他国家受中国对待和处理南海仲裁案影响,将进一步坚定“抱团”和引入外援的决心,甚至在美日以及西方国家的明确支持下,会不惜一战以维护本国及区域的核心利益。真进入战争,以目前大陆的军事指挥体制以及区域错综复杂的地缘关系,美国依靠北约和欧盟在西部掣肘俄罗斯,同时支持东盟中的一些国家及日本与中国进行一场非核局部战争,俄罗斯鉴于和东盟及东盟一些成员国(如越南)的战略关系,并受美欧牵制,很难实质性介入,大陆将陷入孤立境地,很难有胜算。

最近的一篇文章从经济角度讨论了中国进行对外战争的可能性及好处,核心观点是,战争有利于转移国内矛盾和危机,并为新一轮经济高速增长创造机会。随着围绕南海仲裁案中外对峙的加剧,特别是中美军事力量均向南海集结,令人联想起中美摊牌时刻是否已经来到,战争是否已近在眼前。

我们认为,中国三大舰队精锐之师尽出,在南海摆开阵势,更多意义上是一种姿态性展示,无论它的客观效果是什么,然而从中国政府立场上来说,目前它既无需求也无意愿开展一场战争。在十九大新一代领导层掌握绝对领导权之前,中国大陆不会轻言战争。而从中国政经局势来说,尚未进入危险状态,决策者不会选择贸然走一条未知前景的道路。

另一方面,美国在亚太的主力战舰大规模出没于中国军舰演习的附近海域,主要的目的还是在于对中国军事行动进行监控与威慑,防止在南海仲裁案公布后地区局势陷于失控。美国当前的战略仍是遏制与平衡,尚未决定在亚太展开一场新的战争。

不过,这些都并不意味着战争风险不存在。我们认为,在未来的时间区间内,在亚太爆发一场局部战争的风险在加大。随着中美日次冷战格局的全面形成,在矛盾激化到外交方式难以解决的时候,一场局部战争或许就不可避免。

这一方面对于双方来说,战争的动机正在聚集和强化,从中国来说,正如前述,客观上中国有战争需求,主观上领导人的个人意志在特定条件下往往很关键。从此前中国外交决策来看,对外政策的制订没有一个很明显的章法,其不可预测性在加强。从美日来说,新的地缘格局和国际规则形成的过程中,如果战争不可避免,它们绝不会退缩。实际上,日本安倍晋三政府在安全政策上的一系列作为,以及美国的支持,都在体现一个事实,即他们正在为可能的战争全面做准备。从区域国家来说,若无法阻挡中国军事崛起,并感受到其威胁,支持美日对抗中国,甚而发起战争,将是一个可能的选项。

另一方面,从中国国内来说,在中国改革刻意固化某些政治形态,并推动政治更加集中,导致部分势力衰退和边缘化,特别是军方自主权削弱的情况下,求变,将成为整个社会主流意识。在内生性变化可能性较小的背景下,在对外政策方面的异动,包括武力对抗美日及区域主权声索国,从而改变现有格局,会受到各方面鼓励。在民族主义被极力怂恿的状况下,民族主义者向来积极喊打喊杀,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而战争启动后,军方将是直接的受益方,也会促使其选择支持武力解决周边问题。其他社会阶层,即使是中产阶层,也会在社会环境恶化下,对任何可能的变化持积极的态度,从而可能成为支持的中坚力量之一。

但战争是否成为选项,取决于内外环境的变化与是否能形成合力。近年来,随着对外方针的总体变化,中国的外部环境日益进入全面紧张态势,国内局势发展也不容乐观。决定战争的关键性因素是,中国领导层是否已经巩固了权力,并准备好通过军事行动达到其特定的政治与外交目标,国内气氛是否形成有利于战争的氛围,以及领导人的个人决断。

从时间上来说,从后年开始的五年到十年内,在亚太出现新的战争可能性较大。

 

【转载】战争离中国到底有多远? - JESUS LOVE YOU     - 道路 真理 生命

 

搜索PAIR_Dongding,可关注本人微信公号。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